宝鸡祥和面粉有限责任公司
地址:宝鸡市陈仓区虢镇建国
路11号 
邮编:721300 
电话:0917-6235666
当前位置: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
新麦上市行情下降 我国小麦种植效益的现状

[ 信息发布:www | 发布时间:2012-06-11 | 浏览:3651次 ]

  今年新产小麦上市后,湖北省襄阳市、河南省南部、安徽省、江苏省等地的小麦市场价格不仅低于去年同期,而且还一路下滑。比如湖北省襄阳市,每市斤小麦的市场价格由5月中旬的1.00—0.98元,下滑到6月上旬的0.98—0.93元。据襄阳市粮食局调查,今年收获的小麦如果每市斤能够卖到1.02元,尚有260多元的收益。如果小麦市场价格继续下降,种植小麦的农民就要亏本。
面临增产不增收的窘境,今年种植120亩小麦的襄阳市襄州区黄集镇种粮大户李永红说:“小麦价格太低,每市斤才卖0.95元左右,连本钱都收不回来。要是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不实行,我明年不种小麦,种西瓜、蔬菜。”

  生产成本上升,农民种粮不赚钱,谁来拯救农民呢?

靠面粉加工企业吗?

  面粉加工企业是小麦进入流通领域,消化小麦的最大渠道。但是,近两年来“麦强面弱”的格局始终没有改观。
在今年新产小麦没有上市前,襄阳市的精粉每市斤(下同)还能够卖到1.34元、特一粉1.27元。可是到6月上旬,每市斤下降了3—5分钱。勉强支撑的面粉加工企业,不要说获取适度的利润,现在连保本都难。
没有利润,面粉加工企业就无法维持,更谈不上发展;没有明显的市场支持因素,面粉加工企业怎么能够提高小麦的收购价格?因此,自身难保的面粉加工企业,无力拯救种粮农民。

  靠粮食贸易企业吗?

  作为粮食流通主渠道的国有粮食购销企业,只是徒有虚名。在政策性银行市场化运作的情况下,国有粮食购销企业与一般的企业已经没有什么两样。没有有效的资产抵押,就不可能得到银行贷款。购销企业有限的自有资金,所收购的小麦所占庞大的小麦市场份额微乎其微。这些企业拯救不了种粮农民。
纯粹从事粮食购销的贸易企业,主要是靠转手买卖。没有快进快出,就没有经济效益可言。今年小麦市场价格价格低迷,市场冷清,企业所收购的小麦难以快速出手。在此情况下,他们只能以销定购,缩手缩脚。不要说拯救种粮农民,他们连自己都拯救不了。

  靠农村粮食经纪人吗?

  走村串户收购农民生产的粮食,是农村粮食经纪人的最大优势。可是,他们的劣势显而易见。收购粮食之后,不能够及时转手卖给面粉加工企业,或者大的经销商,他们就没有立身之本。针对今年小麦流通不畅的局面,这些农村粮食经纪人的身影很难寻到。
无论是靠粮食加工企业,还是靠国有粮食购销企业,或者粮食贸易企业,以及农村粮食经纪人,都拯救不了种粮农民。
粮食作为特殊商品,巨大的数量需要巨大的资金运营;作为亿万人民不可或缺的食品,不能够单从经济效益的角度任由市场操作。粮食增产不容易,但是粮食减产,或者农民不愿意种植粮食,就会给国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。因此,拯救种粮农民,只有靠国家。
去年10月份,国家公布了在粮食主产区继续实行,并提高2012年小麦最低收购价。农民正是看到这个利好消息,而扩大小麦种植面积,寄希望增产增收。今年5月初,国家有关部门又印发了2012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。从政策层面来讲,国家对种粮农民关怀备至。
粮食是季节性产品,粮食又是笨重商品。在农村劳动力紧缺、农户储粮条件差等情况下,粮食一旦上市农民都想尽早出售。这就要求国家在市场粮价低于最低收购价的地区,快速启动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。否则,就会导致先卖粮食的农民吃亏,国家给卖粮农民的优惠政策落空。越来越讲究种粮经济效益的农民,在卖粮吃亏,或者卖粮不赚钱的情况下,断然不会“一头撞到南墙上”。
今年我国南部最先上市地区的小麦已经登场半个多月了。这些地区的小麦市场价格一直低于今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。这与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规定,以县为单位,当市场价格连续三天低于最低收购价,就按照程序启动最低收购价时间相差甚远。
据悉,在小麦市场价格低于今年最低收购价的地方政府、有关部门、广大种粮农民急切盼望着国家有关部门加快工作节奏,尽快启动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,拯救种粮农民。